位置:環球觀察網 > 科技 > 正文 >

2018年冬天裁員風暴下 被撇下的年輕人

2019年07月14日 08:11來源:未知手機版

安駕,阿貍的手機壁紙,770776

【特寫】裁員風暴下,被撇下的年輕人

2018年冬天,裁員潮來襲,這些受傷的年輕人身處工作、生活的兩難境地,很難知道他們的未來將會走向何處。

梁晶晶LJJ劉璐LL李曾卓

視覺中國

采訪|梁晶晶 劉璐 李曾卓

撰寫|梁晶晶

從張揚位于門頭溝的家到百子灣上班,東西橫跨大半個北京城,全程接近兩個小時。每天下班后,這條重復乏味的通勤路上,滿天星斗照在他的臉上,喧囂的風聲傳到他的耳畔。他越來越熟悉這座城市昏昏欲睡的姿態。

工作日的上午九點,張揚都會徑直走到二樓技術部的工位,一坐就是一整天。15、16歲的男孩沉迷計算機世界,啟蒙自一部谷歌紀錄片,那時他就夢想著擁有一個自己的格子間。

這么多年,所有努力都在接近硅谷的極客環境,到培訓機構報名,自己買教程學習,投身專業不對口的計算機領域。

作為一個運氣和神秘兼有之地,互聯網公司吸引了大批人才、客戶和資金。2017年8月張揚入職北京某互聯網共享汽車公司,隨后一年多里的大撤退給他留下了鮮明印象,公司從復興門搬到競園再到百子灣,從二環到三環再到四環,隨著地址偏遠和空間變小,租金越來越便宜。

有時候,同事間也會感慨,第一次搬家下午茶撤走了,第二次連上午茶也沒了。軟件測試員張揚沒有對兩次搬家做出評價,他比較滿意這家公司,快速的成長環境和惜才的伯樂正是職業生涯的必需品。

2018年10月的一天,HR來到技術部工位區,把張揚叫到了會議室。對方以公司經營不善為理由,將一份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和賠償承諾擺在了他的面前。短短的兩個月里,一對一面談從二樓技術部到一樓市場運營。公司規模從300多人到不足50人,公司組織從緊密變得支離破碎,整棟樓一下顯得異常寬敞。

每一天,像張揚一樣被迫從正常軌跡中離開的人中,有閱歷匱乏的應屆畢業生、充滿志向的行業看好者和開啟新旅程者。不論資歷,他們獨自站在寒冷的城市街頭,來到陌生的公司,投出簡歷,在經濟新常態中扮演著自己的角色,通過不斷調整期待使自己獲得一份工作。

一、

過去一年(截至2018年12月31日),在百度搜索關于“裁員”的新聞有2780000條,整整36頁發生在2018年。比起被稱為“寒冬大逃殺”的2016年,加了6頁。

從可查數據來看,2018年整體就業景氣指數不如上一年,其中備受關注的互聯網行業指數從第一寶座跌落到前三之外,從2017年同期的 12.62下滑至 4.2。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副部長張義珍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總體就業形勢平穩,承認個別企業、地區正在面臨一些新挑戰。

“原本覺得這個事輪不到我”,軟件測試工程師張揚說。他所在的技術部門是保險保障中心,一直以來都是核心部門,部門直屬領導和下屬之間相處融洽。長夜將盡,他在家待業時間已經長達兩個月,做項目的日子成了舊日歷。這個裁員風波的親歷者,第一次面露愁容。

12月26日,圣誕節過后的第二天,張揚突發奇想在知乎上一道關于互聯網裁員潮的問題下講述了自己的經歷,把個人微信號掛在知乎評論里,希望能夠盡快找到一份新工作。同一天,他忐忑不安踏出家門,去一家在線教育公司,面試陌生的新媒體運營。

后來在電話里,提起四年里頻繁更換了四份工作,突如其來的轉行,他向界面新聞說,“我也不想啊!

眾人周知,公司裁員行動往往暗中進行又以喧嘩收尾。通常在員工個人爆料后,這些行動在新聞報道中廣為知曉。行業的不透明度增加了人們的困惑,讓大勢裹挾下的個人手足無措,不得其解。往往發布公開聲明的公司都有一個人才優化的理由,似乎沒有興趣做出更多的解釋。

隨著外界密切關注斗魚緊急裁員,媒體報道把“裁員”相關百度搜索指數于12月6日推到了頂峰。吳緣秋所在的整個斗魚深圳團隊70多人全部解散,她大為光火,用一種戲劇化口吻說“像進了傳銷組織”。

本文地址:http://www.avvyov.live/keji/672829.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彩票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