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環球觀察網 > 財經 > 正文 >

香港警察殺警案生還者:劇痛未退 憶死里逃生

2019年07月14日 08:18來源:未知手機版

深圳烹尸惡魔,魔獸小,什么是原裝進口奶粉

家菲中槍后住院71日,當中的痛苦非外人能理解。本以為執筆記下經歷可自療,但亦勾起痛楚。不過,樂天知命的家菲更想做的,是透過自身經歷影響更多人,遂花一年多以日記形式寫下《死里逃生》,勉勵同樣受著各種痛苦的人,以及鼓勵年輕人勿輕言放棄。

家菲昨接受專訪,講述8年來帶著痛楚的生活。曾身中兩槍的他,看上去和普通人無異,談起經歷時就像輕舟已過萬重山般,外人無法想象他曾經歷可能比“刮骨療傷”更痛的71天。

不麻醉切肉 靠打游戲機分心

由于家菲左小腿中槍,子彈穿過肌肉,從另一邊打出,為免他外部肌肉比內里肌肉增生得快,影響傷口愈合,護士每一天均會把他的皮肉剪開,用紗布來回通過他的槍傷洞口擦洗,把壞死的肌肉洗刷出來。開始時家菲有打麻醉針,但后來打得太多,屁股打到痛,已經無部位可再打,他叫人買部游戲機麻痹自己,靠打游戲機分心。家菲淡然地交代。

現年36歲的家菲,受傷后約兩年重返警隊,現于西九龍總部從事內勤工作。他每周仍要做兩次物理治療,每數月仍要醫生清理中槍的右耳道,還要定期看創傷科和心理科,文職工作可配合覆診時間。雖已重投工作,但因左腳曾中槍,經常突然抽搐跌倒,大腳趾亦不能屈曲;由于右鼻翼曾中槍,右臉亦長期像偏頭痛般疼痛,感覺頭皮“跳纏跳纏”。

左腳常抽搐 右臉仍疼痛

身體的痛楚曾經連止痛藥也不能解決,家菲有段時間要靠酒精麻醉自己,F時他已沒有酗酒,但有時也會喝一點。除了肉體痛苦,家菲仍要面對噩夢纏擾,經常夢見槍戰,自己變了“魔警”!靶觳礁、梁成恩、巴籍護衛、曾國恒,全部跪在我面前,我逐個行刑般殺曬佢地,好心寒!碑斎諛寫鸢l生在隧道, 亦令他對隧道產生恐懼,盡量也不會行經。

常夢見變魔警 “好心寒”

中槍后的生活,家菲形容自己曾跌到谷底,全靠家人、上司鼓勵和開解,漸漸好轉。家菲說,意外令他的價值觀改變很多,金錢也看得很淡,希望盡量幫助有需要的人。除了出書希望鼓勵菲律賓人質事件傷者Jason等,他也計劃到學校演講。

2006年3月17日凌晨,香港警員冼家強和曾國恒巡經尖沙嘴廣東道近柯士甸道行人隧道時,截查形跡可疑男子(后證實為休班警員徐步高)。徐突然向兩警開槍,雙方爆發槍戰。徐步高身中5槍身亡,曾國恒亦身中一槍不治,冼家強則身中兩槍生還。警方調查發現,徐涉2001年荃灣石圍角鷙搶去梁成恩的佩槍并將其殺害,以及在同年打劫荃灣麗城花園恒生銀行,殺死巴籍警衛。

本文地址:http://www.avvyov.live/caijing/672924.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彩票2元网